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便民服务专题报道法律法规

 

如何区分疏忽大意的过失与意外事件

作者:房伟  发布时间:2016-09-05 10:37:24


     一、案件基本信息 案由:过失致人死亡被告人郝东军,男,1973年10月9日出生于河北省邢台市,身份证号码130502197310091835,汉族,高中文化,无业,住邢台市桥东区新营村11号付1号。因本案,2013年4月21日被邢台市公安局桥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8日被逮捕。现押于邢台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   

   

    二、案件焦点 如何区分疏忽大意的过失与意外事件?邢台市桥东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郝东军为摆脱张振江的纠缠,明知被害人张振江喝酒,其控制能力减弱,意识不清,发生争执与其拉扯时致张振江倒地,致张振江死亡。其主观上具有疏忽大意的过失,客观上其行为与张振江死亡有因果关系,符合过失致人死亡罪的法律特征。考虑到案发后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被害人亲属谅解了被告人,遭到破坏的社会秩序已得到了修复,为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最大限度的实现三个效果,郝东军无犯罪前科,判处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可以对被告人郝东军判处缓刑。邢台市桥东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被告人郝东军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五年。

    (一)危害行为与危害后果因果关系的认定因果关系的客观性是指事物现象之间的普遍联系与相互作用不与人的意志为转移而客观存在。所以,在认定因果关系解决刑事责任的时候,单靠司法人员的主观分析和推理是不够的,很多时候必须通过司法鉴定对被害人的死亡原因做出判断。本案被害人的死亡结果发生突然,情形特殊,行为人的行为与死亡结果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法官仅依据常识进行推理和判断难以做出准确认定,必须进行司法鉴定。本案经司法鉴定认定被害人死亡系脑部,特别是头部挫裂伤致多种因素作用下致脑部大面积出血而死亡,这就确定了被害人的死亡原因。因果关系的多样性是指某种危害结果的发生由多种原因导致,即通常所说的多因一果案件。这类案件的发生有内部原因,也有外部原因;有主要原因,也有次要原因;有直接原因,也有间接原因等。对这类案件,我们应当审查,行为人的行为是否系危害结果发生的真正原因之一,如果是,还要查明该行为是主要原因还是次要原因,以确定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大小。本案中的鉴定结论表明,被害人的死亡原因是由于其自身体质的因素和外界刺激、伤害等多种因素综合作用导致。因此可以认定,拉扯这种伤害也是被害人死亡原因的一种,但不是直接原因,根据鉴定结论,可以认定被害人死亡起直接作用的是头部受伤致脑出血而死亡。按一般常识,这种拉扯倒地行为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导致人死亡的。

      (二)、如何区分疏忽大意的过失与意外事件。意外事件与疏忽大意的过失有相似之处,表现在行为人事实上都没有预见到自己行为的危害结果,客观上又都发生了危害结果。但是,在意外事件中,行为人是不应当预见、不能够预见危害结果的发生,而疏忽大意的过失是行为人应当预见、能够预见到危害结果的发生,只是由于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因此,二者区分的关键是行为人是否应当预见、能够预见。疏忽大意过失中的注意义务是为一般人所设的,不需要考虑具体情况。注意义务不仅来源于法律、法令、职务和业务方面的规章制度所确定的义务,而且包括日常生活准则所提出的义务,即。本案中被告人郝东军明知被害人张振江酒后滋事,根据一般常识,酒后的人容易发生一些后果,在这种情况下,被告人应当遵循注意的义务,这种应当预见、能够预见发生后果的注意义务,不需要专业知识,普通人即能做到。在本案中,被告人郝东军对被害人张振江酒后发生剐蹭后发生争执,易产生危害结果,对此普通人都能够加以认识,其智力水平不低于普通人,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对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后果的危险性是完全能够认识的。在客观归责方面,虽然其拉扯行为并不是被害人死亡的直接原因,但是诱发因素,也是原因之一,因此被告人的行为与被害人的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951878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